千禾五周年

020-84114606

全球社区基金会峰会 | 站在全球视野,看社区基金会如何影响社区

发布时间: 2016-12-03

12月1日至2日,全球社区基金会峰会于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来自60个国家的360多位社区基金会的相关伙伴参加了此次会议。千禾秘书长朱健刚和副秘书长李妙婷作为中国社区基金会代表赴非洲参与论坛。朱健刚教授在峰会上做了题为《社区基金会在中国》的发言,与全球各地的社区基金会推动者和实践者分享了千禾社区基金会运营模式和中国的社区基金会发展状况。



《社区基金会在中国》

朱健刚

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后简称为千禾)是中国第一家由当地的NGO行动者、慈善家、学者发起的社区基金会,工作地点在广东省珠三角地区,Harmony是千禾的使命。
 
人们总会问,为什么你们要组织一个社区基金会?这个说来话长,简单地说,我从事社区公益组织的推动和支持工作已经差不多20年了,这些社区公益组织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小”。
“小”不一定是不好的词,“小”意味着灵活、独立、充满活力,以及更重要的,容易活下去。但“小”也有一些负面的作用,脆弱、力量不足、易受打击,以及缺少资源和关注。
 
在很长一段时间,社区里没有多少人重视这些组织,这些草根组织的资源只能来自国际资助,但这是远远不够的。正是在2008年以后,越来越多的本土慈善人士开始出现,他们想支持社区公益,但不知道哪些组织是值得支持的,哪些组织只是糊弄人。他们太忙,或者也缺乏足够的能力去辨别。于是我说,让我们做个社区基金会吧,这个很酷!
这就是千禾社区基金会的由来。我们试图用社区基金会来做一座桥梁,连接地方进步的慈善力量和草根NGO。正因为这样,我们的主要工作很自然的就是“社区资助”。我们意识到珠三角最重要的社会问题是流动人口的服务资源不足,工业化所带来的环境污染以及社会群体之间的不平等,我们资助那些小的社区组织在这些议题领域工作。
这七年,我们见证了这些组织的成长。他们仍然很小,但他们也开始发出更多的声音,影响更多的决策,培育出更多的社区志愿者。




于是第二个问题是,你们怎么能找到这些好的NGO?答案是,我们先找到那些积极个人(activist)。我们相信“做社区就是做人”!
在资助之前,我们通过培训、会议、实地走访等方式,花很多时间去挖掘和培育这些积极的社区伙伴。我们不仅仅是资助他们,也是和他们站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对我们来说,这种“社区的同志感”,是我们资助效率比较高的重要原因。我们支持的就是志同道合的人,这帮我们节省了很多在“茫茫人海中无处寻觅”的时间。
 
但是很快,我们就知道仅仅资助是不够的。事实上,我们很少浪漫化行动者,也看到这些“小”的社区组织,既具有优势,也存在不少局限。我们选择了“社区资助+”模式,这意味着在资助的同时,我们也彼此共同进行能力建设和行动研究。这种全方位共同体的建设是我们的特征。
 
而为了更好地支持这些NGO,现在我们要求自己具有“合作能力”。我们需要更加积极,把自己看作跨界合作的平台,推动各种在地的利益相关方进行交流和协作;我们也把自己看作是社区议题的推动者,促进议题方面更多的政策创新,推动更多的NGO开展合作。这些都应该是当下社区基金会在中国社区发展的责任,我们责无旁贷。
 
在2009年,中国只有两家基金会宣称是做社区基金会,但是现在我们不再孤独。因为就在短短的几年间,截至2016年9月,中国以社区基金会命名的基金会已经达到58家,还有更多的社区基金会正在筹备和登记。我们两年的跟踪研究发现,上海和广东的社区基金会占到77.6%,一半以上的社区基金会成立在2015年。
 
为什么社区基金会突然变得这么热?
事实上大部分社区基金会都是在人们还不明白社区基金会是什么的时候,就已经宣布成立。迅速地模仿,一方面产生了许多赝品,但另一方面也有许多行动者在努力地让这样的社区基金会“弄假成真”,产生更强的影响力。这种发展的积极效果是,让社区基金会在很短的时间获得政治的合法性,也吸引了更多的人参与。


微信二维码
关注微博